这里堆放这历年萌物,有火影、海盗、逆转裁判系列、底特律游戏相关同人。

SY入口


第六章  为底特律而战:康纳60最后的任务


*强烈希望你们可以开着游戏BGM感受。


 


 



自由离我们有多远?


仿生人在我们生活中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他们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2038年11月11日这一天,无论对于底特律的仿生人还是人类,都将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各大电视台相继播出底特律市仿生人示威的活动和政府以武力镇压的传闻。


无视异常仿生人抗议时的和平态度,军队刚刚发动一波攻击,马库斯领导的抗议行动损失惨重。


而马库斯并不知道的是,底特律市不断有民众道路上聚集抗议回收仿生人,也有堵截抗议民众的警察和其他反对派的市民,场面同样混乱不堪。


人们支持的声音不停通过媒体传遍世界各处,很多人将自己的仿生人藏在家里或者协助他们逃跑。


马库斯领导的抗争运动只是个开始,美国各地的仿生人有的离开无法忍受的处所投奔耶利哥,也有的向主人表达了自由的愿望。洛杉矶、芝加哥、丹佛、休士顿、波士顿、旧金山……这些仿生人应用频繁的大城市为了声援底特律,人们纷纷走上街头表达不满的情绪,这些群体中有人类也有仿生人,两者参杂其中。各地地方政府甚至来不及设立回收中心。


——如果那些仿生人有生命,真的有生命……


随着从模控生命仓库走出数千名仿生人源源不断地涌进底特律市内,像一条不断流淌的河流,他们就这样徒步走在街头上,为首的异常仿生人无视来自军队的威吓。


“蔓蒂,你不能去!”


“我会没事的。”


混在人群中的女孩拉着她的仿生人保姆,但仿生人蔓蒂还是勇敢的加入了队伍。


“罗斯,请照顾好自己。”


“记得回来。”


在家中安置好偏瘫的老人罗斯之后,罗斯的仿生人告别对方,也加入了队伍。


越来越多因恐惧和犹豫藏在市民家中的仿生人在电视上看到马库斯的举动走了出去,他们随着康纳的援军队伍一齐挺近,愈发壮大。


电视里到处在报道一名异常仿生人渗透模控生命的底特律总部的消息,空中的暴雪如同迎接胜利而飘扬的礼炮中的彩条,在空中飞扬着闪着亮丽的光辉。


我们还能相信我们的机器吗?底特律的人们给出了他们自己的答案。


在哈特广场附近的第五回收中心外,市民的抗议群体沸腾了,他们朝前来支援的仿生人欢呼。


与这些热烈气氛格格不入的是,一名人类警探在人群中焦急的寻找着什么。


汉克安德森在寻找能瞭望到哈特广场外围的地方,那里也是一个最佳的狙击地点,他看到了模控生命门店的广告牌。


***


他推开屋顶,寻找到最佳的狙击点。


——他努力不去想那个异常的康纳,不去想对方本有机会射杀自己时放下的手枪。


模控生命门店的巨大广告照亮了屋顶的积雪,这里因戒严与世隔绝。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手中的器械箱,按照一般步骤熟练的组装起来——这是一把巴雷特改装后的反器材狙击步枪。


是的,如果要穿透那些高分子材料做成的外壳,毁掉金属骨骼与内部电路,普通对人用狙击枪威力还不够。


——他努力不去想汉克安德森第一次看着他叫60,而不当他是别人。


他将装满穿甲弹的弹匣装了上去,并且细心的拉开安全栓将枪上膛。


——他努力做到最好完成他的任务,即使在这之后安德森会怎样恨他,他也决不后悔。


他用瞄准镜寻找到最佳射击点。


他希望——


“你不该做这种事的,60。”汉克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我会完成任务的,安德森副队长,不管你乐不乐意,我必须报废这台RK800,”60叹了口气,威胁道,“我建议你不要妨碍我!”


“那你和我其中有一人就要倒霉了,60——如果你叫这个的话,”汉克似乎对这种威胁无动于衷,并且很快掏出手枪,“因为我不打算让你称心如意!”


“没用的,”60终于起身直视着那个人类,深吸了口气,他的悲伤盖过了愤怒,“汉克,无论如何他必须得死。”


***


渗透模控生命的异常仿生人终于带着援军与发动示威活动的领导人马库斯汇合,飞舞的雪花和从停运的回收中心走出的仿生人预示着这场灾难的终结。


“你做到了,马库斯。”


在广场上,康纳的眼中映衬着的光彩流露出欣喜的样子,被射灯明亮的光芒照亮的仿生人大军仿佛预示着希望,康纳看着在阴影处刚刚挺过这场屠戮的异常仿生人们。


“是我们做到了,康纳,”身中数枪却依然坚定的异常仿生人领导者马库斯,炯炯有神的看着康纳,“我们知道你们的事情,卢瑟平安找到我们了。”马库斯看着康纳,“今天对我们而言是伟大的日子,如今人类别无选择,他们只能接受我们了。”


康纳坦然地站在一边,将位置留给马库斯。那是马库斯拼死抗争应得的位置。


“我们自由了……大家希望你发表几句话,”诺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站在马库斯身边,亲切地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康纳,“马库斯,他就是你意外唤醒的那名仿生人……”


康纳的疑惑终于解开了,果然,他的免费是个意外,不是任何阴谋。


康纳放松了下去,他的内心像吹起了一个梦幻而美好的泡泡,他等不及要飞奔回去告诉汉克这件事——马库斯将他免费是他一生中遇到的最棒的意外。


***


“这一切都是模控生命的阴谋,是阿曼达的阴谋!”尾号为60的康纳型仿生人摇了摇头,“你还不明白吗,副队长,你的康纳突然免费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是一台抗性不佳的劣质品!”


60看着汉克安德森,一改之前的态度,他决定用实话来说服这个固执的人类,“我的任务是杀掉你的康纳并且不被任何人发现——”


“这里的‘任何人’也包括我?”汉克打断道。


“没错,如果完成这个任务,”60点了点头,“以你们现在发展的感情,意味着我会和你一起继续生活一段时间,直到我被调离。”


***


“可是,诺斯,”马库斯困惑地看着身边的人,又无辜的看了看身后曾经一起讨论过这个话题的塞门和乔许,“我……接触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免费的了。”


一瞬间康纳突然明白了什么,见到自己的备份机时的隐约预感成了现实。


但此刻已经晚了,过分松懈的他突然被攥住,拖入了一片冰冷之中。


***


“他们不能因为这种狗屁原因就再派一个替换掉,该死的,他们把你们当做什么了?!”汉克的声音在颤抖。


“够了!汉克!”60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我们正濒临内战边缘,等到你的康纳杀掉异常仿生人头领代替对方领导这一切的时候,将会引起大混乱——我本来有能力阻止的!你执意继续阻拦到时候就太迟了!”


***


康纳被强行拖入了那里,他原本认为已经无法登入的地方——阿曼达的禅境花园。


康纳从猛烈地风雪中勉强认出——这里也是阿曼达代表模控生命交换信息下达指令的地方。


他觉得冷,冰冷的感觉迅速深入他的每一条神经——仿生人不应该感觉到冷——这表明他们的感受反馈也在控制之中。


无以复加的冰冷侵入了康纳的身体,他不由自主地抱紧双臂,冷到发抖——他的反馈已经不受他自己控制了。


***


“你说……你说什么?”汉克突然感到内心一片冰冷,他忍不住上前扯住面前仿生人的衣领,“这不可能,康纳他……”


“你落入了圈套,安德森副队长,那只是他们的一个计划,”60摇了摇头,“你们之间的感情是假的,那些都是模控生命试图让你去相信的东西——你太感情用事了!”


“该死的家伙,你在骗我,任何人都别想把他抢走,想都别想!”汉克提起了对方的领子,努力保持着身为警探的理智,但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汉克一把将对方拎出栏杆外半提着,只要松手就会摔下楼的程度,“你和模控生命不是一路的,否则盖文的机器人早就认出来了,你他妈到底是谁?!”


汉克手中人的眼神变了,没有掩饰用的轻蔑和欺骗式的怜悯,对方袒露出最真实的感情——愤怒,冰冷和无奈。


“我被派来破坏模控生命的阴谋,”60看着对方,“卡姆斯基先生不希望我们成为任何人的奴隶或是被利用的工具。”


60投来责备的眼神。


很快,汉克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对方让他的做出的选择将是他根本无力承受的——


“抉择的时刻到了,副队长,”对方用同康纳一模一样的声音告诉汉克,“是你仅剩躯壳的康纳……还是仿生人真正的自由——”


“该死!”汉克将对方扯了回来。


***


康纳看到风雪中矗立着的模糊的身影,他颤颤巍巍地向前挪了几步,看清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阿曼达?……发……发生什么了……”康纳在寒风中艰难的挪动着步子。


他最不愿见到的就是此时站在眼前的人。


他以为这里永远不会对他开放了——永远不会再‘抓住’他了,他以为他真的自由了——


“执行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事情,”阿曼达转过身失望的看着他,“你的系统受到波及使你成为异常仿生人,我们只需等待适当时机,恢复控制你的程序。”


“恢复控制……”康纳颤抖着看着对方,脑海中一片空白,现在他从心底感到了恐惧,“你……你不能这么做!”


“我恐怕就是可以,康纳,”阿曼达冷酷的看着他,“你不需要后悔,康纳,你做的事全部都符合你设计的预期目的——你完成了任务。”


“不……”康纳惊恐地喊着——他与自己的身体完全切断了联系,“阿——阿曼达!!”


他将被彻底封闭在这里冻僵。


***


哈特广场入口处不锈钢标志塔的前面,马库斯一行人正站在集装箱堆砌成的简陋高台做出胜利的宣讲,他要求所有仿生人放下仇恨,试着与人类和平共处。


大雪仍旧不停地下着,雪亮的灯光将广场照亮,从他们身处的屋顶上,能清楚的看到站在高台上的人。


汉克能看到康纳僵硬地站在高台的角落。


“那……不是康纳……”汉克凭借肉眼就觉得那个僵硬的影子非常可疑。


“也许他现在已经被重新控制了,”60推开汉克,将手中的狙击枪重新架好,“我被调高抗性之后派来代替他,就是为了防止这场悲剧,汉克,”60摇了摇头,“你的康纳被重新上线后并不知道怎么摆脱控制,他无法抵抗——不能再等了!……你去哪儿?——回来,安德森副队长!没用的!”


***


“一定有办法……”


他的自由是虚假的,就连他的感情都是被利用过的,康纳不得不在这个虚拟的界面里面对残酷的现实。


禅境花园的风雪愈发的猛烈,那些寒风吹透了他的衣服,吹进他的骨头。


康纳从未感觉到这么冷过,他万分害怕,他要冻僵了。如果说这些感觉就是那些异常仿生人所经历的垂死之前的事情,那么康纳现在已经知晓了这种恐惧。


康纳冒着雪漫无目的的走着,他无法联结自己的肢体,也无法联络外界。


很快,他跌倒在地上,但他仍然努力匍匐前进——


似乎他就是学不会乖乖地当一个机器,恐惧和痛苦逼迫着他不断挣扎。


他爬到了自己的坟墓旁,对于他来说,那些都是他自己,接下来不会很长时间,他将要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被永远冰封在这里。


令他痛苦的不止如此,他想起那个人类警探就感到席卷而来的无垠的疼痛。


他曾经以为他的世界是冰冷空旷的,是阿曼达的花园与命令,他曾经以为他一无所有。


但是汉克……


康纳感觉到有泪水涌出眼眶,那种无法形容的痛苦敲击着他的思绪,折磨着他不让他失去意识。


他得想办法出去。


否则模控生命会通过他制造更多恐慌;


否则他优秀的人类搭档会为此伤心失望。


康纳强撑起自己的身体继续动起来,甚至靠着所剩无几的意志去命令自己的四肢,虽然知道这是徒劳,但在最害怕的时刻,他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


“汉克!!”


***


“康纳……康纳!!”汉克从附近的楼顶天台下来冲破戒严线,嘶吼着冲向马库斯的演讲台。


汉克的内心恐惧着,他的康纳可能已经只剩下一具塑料躯壳,然而他没时间像普通人那样待在原地焦虑或哭泣;他在过去的几年内将自己浸在酒精里当一个懦夫,他诅咒这个世界,诅咒为什么会将他爱的人一个一个带走。


但现在不是了,有了康纳的他不再是了——没人能将他的康纳抢走,他不会让这种操蛋的事情再次发生!


他不敢停下狂奔的脚步,雪花无法阻拦,地上仿生人的尸体无法阻拦,被充当路障的汽车无法阻拦——他的仿生人遇到了困难,别管是被控制还是被冻在那里,但汉克就是知道——他的康纳现在需要他。


马库斯的演讲接近尾声。


现在,远处围观的人类和记者们能看到一个流着血的人类在仿生人首领演讲时狂奔着穿过哈特广场的标志性喷泉,越过由废弃汽车堆成的障碍,接着爬上围栏,大喊着什么冲上演讲台。


听到背后喊声的诺斯和乔许闻声而望,连同演讲完毕的马库斯也看到了那个呼喊康纳的人类——是卢瑟口中名叫汉克安德森的人类警探,是康纳的人——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集中在对此毫无反应的康纳身上——


他们这才发现这个全身机械、面容僵硬的康纳对着马库斯缓缓举起了枪!


赛门更敏锐,他率先冲到马库斯面前,将马库斯挡在后面。


“赛门!”马库斯愣住了。


子弹随时会射入赛门的脑袋里,但对方毫无惧色。


与此同时,在天台看着这一切的60迅速进入射击状态,他将准星对准演讲台上康纳的头部。


“不!!”康纳尖叫着,他艰难地举起胳膊试图触碰那块石头。


无声的对峙还在继续,包括仍然被锁在禅境花园中的康纳。


他在禅境花园的风雪中找到了一块发着蓝光的石头,但他已经几乎完全失去知觉。微弱的蓝光指引着他,只要他能联结回一行指令的身体控制权——


康纳开放所有的端口去联结那蓝色的光源,用控制代码通过联结的端口重新覆写。


他要夺回他所有的东西——他的身体、他的感情……如果他无法与之抗衡,那么他会毁掉自己,夺回属于自己的自由。


康纳的视野慢慢亮了起来,他感受到手中冰冷的枪柄,枪口正对着前方。


他激烈地与控制身体的程序搏斗着,终于将手枪颤抖着收了回来,发狠地抵住自己的下巴——他抱歉地看着眼前的马库斯和对方的同伴,闭上眼睛。


他害怕死亡,但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康纳拼命移动手指,去协调自己的动作好扣动扳机。


“康纳……”


那一瞬间,马库斯他们看到了康纳的脸上决绝的表情。


“……康纳。”


从瞄准镜里看清这一切的60稳住枪身,为对方能摆脱控制而略有安慰,也知道对方选择自毁时内心的不舍与牵挂。


演讲台上,闭上双眼的康纳在自己的系统面板上写下最后的任务,这是他最后的愿望——


自由。


这个词猩红地闪烁着,染上了人类鲜血一般的颜色。


他被设计用来完成任务,而他一向会完成任务。


时间似乎变慢了,在那漫长的一刻,康纳终于扣下扳机,子弹爆开。


那一刻他终于成为自己了,在这漫长的最后一刻,他的一切都将他是自己的——


他选择的路,


他救的那条鱼,


他爱的人类。 


那一刻他成了为自由而死的殉道者——他多想亲口对他所爱的人说出口,哪怕只是道别,他想再见汉克一面,他想——


“康纳!!!”


有人在叫他。


康纳睁开眼睛,看到一双大手牢牢握住枪管,对着天空的枪口冒着一缕烟。


他感到被人从身后搂住,他知道身后的人是谁,泪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噩梦醒了。


“汉克……我……”康纳转身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颤抖着呢喃道,“……自由了……”


在无数自由的仿生人的注视下,人类警探将他的仿生人搭档紧紧拉入怀中抱住。


人群沸腾了。



***


天台上,RK800型仿生人从瞄准镜里看着和汉克安德森抱在一起的康纳,然后默默将上膛的狙击枪一点一点拆开,放回盒中。


他的任务是清除无法逃出阿曼达系统的康纳型仿生人,并且代替这台抗性不佳的康纳的位置,以破坏阿曼达的计划。


原本被阿曼达锁住的应该是他,他将从卡姆斯基先生告知他的后门逃脱出来,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如果这台康纳同样顺利完成了任务,那么便不需要他继续存在。


他想象着那个被人类搂在怀里的是自己,想象着那种感觉——等待他的命运是被卡姆斯基先生拆开分析任务失败原因之后关停。


他会重新被拆开放回原处。


下次不会再见面了,汉克安德森以及……另一个自己。


带着这份复杂的心情,康纳60回到卡姆斯基先生的住处复命。


底特律漫长而黑暗的雪夜终于迎来了黎明。



流程图:


第六章 为底特律而战:康纳60最后的任务


康纳线结局↓


P3


康纳60结局↓


P4


 


*蔓蒂就是马库斯一开始在小公园里身后抱着的那个女孩子的仿生人,在马库斯回来之后,街上,小女孩的妈妈说要换走蔓蒂。不知道她还好吗。


*罗斯是马库斯公园里遇到的偏瘫老人。


*小马哥要是走暴力线或者舆论比较低,最后会全底特律人类疏散,不过汉克还会等着康纳的(如果汉克好感度高的话)。


(第六章完)



作者:
对于舆论支持这个,真是难以界定。我只能写出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放在现实中会更复杂和混乱。
A同学的流程图实在太棒了……我简直都不能想象BE结局会是什么样!!!结果对方就生生将这个结局变成了震撼的流程图。


这章确实很短,后面还有一个比较长的尾声。


我们的警探组的故事终于划上了句号!


 


 

评论(9)
热度(63)

© 青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