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堆放这历年萌物,有火影、海盗、逆转裁判系列、底特律游戏相关同人。

《Detroit:Fucking Human》

*安卓!汉克 x 人类!康纳

*写人康的同人其实很多,我有点懒,但A同学和我开了很多脑洞,以及写这篇其实是想看到禅境花园里剪玫瑰的福勒……

*要命的脑洞。填坑有可能遥遥无期。

*Summary:为调查异常仿生人案件,模控生命派出了HK800型仿生人与康纳德恰特警官合作,却遭到了康纳警官的拒绝。


Part 1

 

2038年8月15日,天色很早就黑了下去。DPD警局办公室内,一个过了下班时间的年轻警探找不到自己的外套了。

当他看到自己椅子上扔下的亮闪闪的仿生人外套时,这才意识到他的同事对他开的恶意的玩笑。

并且,他百分之百确定这个不怎么好笑的恶作剧是同事盖文里德故意的嘲讽。

年轻人皱起了眉头。

他的名字叫康纳德恰特,DPD分局9667分队中年轻的警探之一,是队长阿曼达施恩特麾下的一条好狗——同事们都这么私传。康纳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和随时待命的精神一度令众人以为阿曼达队长终于雇了一台安卓机器。

盖文里德已经用这个话题揶揄他很长时间了,就连他去厕所也骂他像个崔西婊子。

康纳不怪盖文对自己有如此敌意,柯林斯副队长退休在即,本柯林斯是那种不愿意再向上爬的家伙,谁是未来的副队长,候选人落在了9667分队的两个资深警探身上——他和盖文里德。

别担心,康纳根本不在乎这些,确切地来说是屏蔽掉了这些,而今晚面对故意藏起自己外套扔下一台仿生人标识的衣服令他不得不正视这件事了。这件安卓外套肯定是被里德不知从哪个欺负毁的仿生人身上扒下来的,康纳不用看也知道。

并不是说他就对安卓有什么好感,从去年开始,仿生人在底特律就出现了越来越多异常的苗头。康纳将自己手下的二百四十多起案子都一一分析过,从老太太家的女仆出走到仿生人保姆放走自己家的猫这类破事开始,他就有了不好的预感。这种事态再发展下去,极有可能出现更加恶劣的案子,到那个时候可不单是把仿生人送回模控生命升级打补丁这么简单了。

康纳一直在暗中追查这件事,也通过阿曼达队长通报了模控生命,而得到的回复就是对方送来了警用仿生人来支持康纳的工作。

他可不需要这种伺机影响插手调查的监控措施,康纳在向阿曼达队长抗议许久之后,终于自己下手解决掉身边的人形摄像头。

——别让这些多余的东西影响调查。

康纳一向高效办案,他才不需要这些累赘。

他在电脑上打开twitch向自己父母例行打招呼——没错,他可不是盖文整天说的那种从模控生命拼装台子上走下来的玩意。事实上,他的父母布莱恩和艾米莉亚德恰特有着比他羡慕的多的生活,这对夫妇长年环游世界各种直播,康纳为了逃避自己看上去是个多余的事实,成年之后就搬了出去,在DPD拼命干活。

但现在,康纳别无选择,只得套上这件充满羞辱的外套走入底特律户外的凉风中。

当他开车经过被警方封锁的大楼时,就知道这事儿并不简单。

车载设备播出了底特律16台正播出高楼挟持人质事件,看上去就是这里了。可为什么SWAT的人还没动手?好奇心驱使康纳停车去想去打听。

“情况怎样了?”康纳对着楼下的特警队员们问道。

“谈判专家来了,谈判专家来了!——艾伦队长在顶楼!”

然而特警队员一把抓住他拖进了大楼,他就被这么塞进了电梯送上了楼顶。

在电梯里回过神的康纳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脱掉外套——所以他们请的谈判专家是一台安卓?而那台安卓已经被……康纳这才意识到盖文里德闯下了多大的祸:

盖文里德毁掉的极有可能是今晚的‘谈判专家’,这件事追查起来,就不是里德一个人臭屁的事情了——外套可是套在他的身上。

临时退缩不是康纳的风格,另外,他内心仍旧隐约不满:DPD警局宁愿雇一个仿生人也不愿相信人类。

康纳别无选择,他理了理领带,抵达顶层。

这是一个三口之家,康纳效率极高的从玄关的桌子上看到了照片,然后无视碎了一地的嵌入式鱼缸,用他的话说来就是“救一条鱼都是浪费时间”。

结果他撞上了被特警正要拉出门外的妻子。

“你们……你们居然派一个安卓?”女主人撕心裂肺的抓着康纳哭喊,“……你们让那个东西离我女儿远点!!”

哦,亲爱的夫人,如果你能捏的再仔细一点就会发现安卓制服下的东西是肉,为什么人们看到这种发亮的标识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就是如此?难道大家都不带脑子的吗?

康纳无奈地目送这位崩溃的女主人而去,至少他知道现在的人质是这家的女儿了。

很快,在道路尽头的主卧内,目睹特警队长艾伦焦急通话后,康纳明白为何要让仿生人警员出面谈判:挟持人质的也是一名仿生人。

他担心的终于发生了——恶性异常仿生人事件。

“听好,最重要的是救出那个小女孩,”艾伦队长忍着爆发的脾气向他解释道,“所以你最好赶快搞定那个该死的仿生人,否则我就直接解决它!”

原本想做出解释的康纳这下不能袖手旁观了,如果能出去,他将有机会直接接触异常仿生人,而康纳绝不会错过这个。

从露台外传来了凶犯叫喊的声音,那是所有持枪劫匪都说的出的话——离开,否则他就开枪跳楼。

客厅死了一个DPD警察和这家的男主人,康纳认得警察,可怜的德卡特警官,仅仅和他差了一个字母*,但他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种痛心疾首的感情中去——有多半可能是DPD的警察先动的手。老天,如果一个仿生人手上有枪的时候,硬拼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尤其是对方能在瞬间计算出怎样能射穿心脏,没有比和一个仿生人比赛谁更快更傻的了。

康纳本想掀开窗帘察看外面的情况,没想到就看见窗外的劫匪朝向这边举起了枪,他想都没想踹了旁边探出窗外另一端的特警一脚,子弹击碎了门框——去怀疑仿生人的精准度……这些冒失的特警还是没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谈判专家就位!谈判专家就位!”

康纳听到其他特警忙不迭地汇报,然后感到自己被后面的特警队员一股脑地猛推了出去。

仿生人劫匪的一颗子弹射穿他左肩上方的床帘。

康纳差点骂了出来,这些特警队真的不在乎他的死活,或是随便看到一个穿着仿生人制服的家伙就心安理得地推对方出去送死。

哦,真是该死,他诅咒盖文里德让他死在安卓手里的恶作剧,不过他就可以用自己华丽的尸检报告狠狠辱骂对方一顿。

“别过来!再靠近我就要跳了!”仿生人劫匪举枪喊道,却还得顾着自己怀里苦苦挣扎的孩子。

特警队准备的很充分,唯一不出手的缘由是对方的脚尖站在露台边缘。

“我的名字康纳,你呢?你叫什么?”他终于看清了站在大楼边缘的劫匪和人质,特警的直升机盘旋在上空,气旋吹飞了屋顶上的设施,掀翻了他面前的桌椅。他真心希望仿生人听觉足够灵敏,因为他扯破嗓子也只能喊到这种程度了。

“丹尼尔,”家政仿生人看到相同的仿生人制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是他们给我起的名字。退后!”

看来同样愚蠢的不止人类,仿生人也一样。康纳面无表情的暗自叹道——永远不要随便给一个东西起名字,那样你就会对他产生感情舍不得丢掉。接着,你的仿生人就以为自己不再是个物品,能跑的跑了,吵架的也有,乱涂乱画的也有……康纳能复述那两百多起案件中的任何一件,只是还没见过劫持人质的。

“听着,我想让你放那个孩子走,”康纳一边喊一边挪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乘凉椅,“她只是个小女孩,她这件事跟她无关。”

“没门!我一放她走,你们就会对我开枪……我可没那么笨!不……我没那么笨……”

哦,看看这个可怜的丹尼尔,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太笨了。

康纳一边缓慢靠近一边注意到露台上的状况,在气旋扰乱的情况下,楼顶简直一团糟,右边远处的游泳池边上躺着一个脸朝下的清洁工,这个人脸朝下,头浸泡在水里,不用怀疑肯定死了;左边不远处一个警员受伤无助地呻吟中。

康纳慢慢拉开椅子,发现对方失血过多神志不清了。

“丹尼尔,我现在要为他止血。”康纳高声提出,并且跪在那名警员旁边。

一颗子弹在他旁边的地上开了花。

“不许动!再动我打死你!!”

“你可以试试。”康纳没理他,扯下领带迅速替警员止血。

如果现在这位名叫丹尼尔的仿生人对着他的脑袋来上一枪,哦,那绝对是这位仿生人丹尼尔人生中的一个大惊喜。

“你的功能失常了,丹尼尔,”康纳继续将注意力转向丹尼尔继续他的说服工作,在强劲的气旋中慢慢靠近,“你的程序出了问题,我们会把你修好,一切都会过去——”

“我不需要修好!我的运作完全正常!”丹尼尔绝望的看着他,“我只是希望他们在乎我……我只是希望他们重视我……我……我只是希望能成为一个他们在乎的人!”

“那么看看你自己做了什么吧!你被设计去服务人类而不是去杀害他们!”康纳禁不住恼火的回应。

“那我被设计成什么?他们的奴隶还是玩具?但我现在清楚了,”丹尼尔冷笑道,一把将枪口顶在手中女孩的脑袋上,“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羞辱我!绝不!”

怪不得仿生人会变得异常,他们被欺负感到了不公平,感到愤怒。不过这个世界可不需要机器跳出来指手画脚——这都不是丹尼尔就该杀人的理由。如果这就能够杀人的话,康纳早该把盖文里德枪毙一百次了。

“你根本不想跳下去,丹尼尔,否则早就跳了,”康纳已经看到了胜利,他离对方的距离足够近了,于是他向对方伸出手,“好了,现在把枪给我——一切都就结束了。”

“你知道吗,我这一生都在听从别人的命令,”丹尼尔松开了手枪,看着康纳绝望的笑了,“但这次轮到我做主了。”

说着,仿生人张开手臂向后倒去。

康纳毫不犹豫的向前冲了上去,抓住那个孩子用肩膀将仿生人撞下平台。仿生人的平衡性很好,他得用全身的力气才不会让对方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你想问康纳是否想到自己的安全,很抱歉,他从未考虑过这点。任务优先,如果任务的结局会牺牲他自己,那么他也只得如此接受。他一直认为死在别人需要的地方总比自己缩在某个角落烂掉要好的多,这也是他为何选择刑警这个职业的目的之一。

那是他最深处的秘密——他想永远离开这个冰冷的世界。冷漠、焦躁、失去蜜蜂并且不会再好转的世界。

康纳永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至少任务牺牲总比上吊自杀要好听的多——也容易的多。

从70楼坠落会是什么感觉?不要怕,康纳知道自己再过几秒很快就会感到无法形容的剧痛和脑浆摔开的感觉了,即使他后悔挣扎也无法挽回。

他需要谁来推最后一把,而他碎裂的身体足以嘲笑盖文里德的后半生,他——

康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悬在半空中——他的一只脚腕被牢牢抓着,就这么被生生拖了回去。

康纳这才发现自己被一个晃着湿漉漉脑袋的人盯着。

这时特警队的队员们涌了过来,抱起软瘫在地不停哭泣的女孩离开了这里。

直升机不知何时早已撤离,艾伦队长指挥着队员们在现场忙碌,末了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

而特警队长艾伦看上去并不认识这个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

“这怎么可能?”康纳突然想起什么,看了看泳池边缘,“你是那个……清洁工?”

艾伦队长刚想插嘴,就被这名穿着清洁工制服的中年男人打断了,“你他妈先给我等会儿——”说着转身挥手就给康纳一个响亮的耳光,鲜红的血从康纳的嘴角里流了出来。等到喘匀了气后,对方抓着康纳的领子扯开嗓子骂道,“你这个王八蛋!别以为套件外套骗过所有人就得意上天了——你他妈就一条命!你又不是一堆0和1组成的该死的数据!你就想急着去死哈?——你这个混账!”

艾伦队长疑惑的看着康纳,而康纳试图做出解释。

“我必须做出选择,我知道你很不高兴,或许对于任务……”

“够了!去你妈的!还有去你妈的任务!老子不干了!”喘着粗气的中年男人一边脱下清洁工外套一边喷了他一脸,“我他妈是模控生命派给你的仿生人搭档,你知道老子的搭档简介上写着啥吗?上面说这家伙至少他妈的是个正常的人类!”

看起来他们的‘友谊’似乎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该死的人类……”对方瞪着他骂了一句,转身走掉了。

康纳才捂着自己肿起来的脸,目送着那个灰白色头发的中年男人。

半晌,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你是个人类?”艾伦队长这才明白。

“任务完成,艾伦队长,祝您顺利。”康纳点点头,拔腿就跑。

第二天他回到警局工作之前,发现自己的床头放了一件和他找不到的那件外套一模一样的新外套,账单显示模控生命支付。

那个安卓来过。

最终,康纳仍然没找到那台对他发脾气的安卓,他们之间似乎就这么完蛋了——但康纳并不知道他的癫狂人生就此拉开了序幕。


*安东尼德卡特,写作deckart,而康纳的姓氏就直接继承布软的德恰特Dechart,相差一个字母。


作者:我怂。这篇很可能要么结尾一发完要么ooc到没边。别打我。

评论(15)
热度(111)

© 青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