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堆放这历年萌物,有火影、海盗、逆转裁判系列、底特律游戏相关同人。

第八章 新家

(尾声)

SY请移步

AO3请移步


在一片温暖阳光中醒来的汉克只觉得自己腰酸背痛,他终于开始遭到了被酒精和不良习惯摧残的身体的报复。

但他同样感到温暖舒适正包围着他。

汉克突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埋进软乎乎的被子里,怀中抱着温热柔软的躯体。对方钻在他的怀中昏睡着,除非看到额角上平和的蓝色光芒,否则你绝不会在第一时间想到这是一个仿生人。

“康纳?”汉克轻声道,但对方还是迷迷糊糊钻了钻。

康纳似乎真的睡着了,汉克第一次见到不仅熟睡而且还在做梦的仿生人——康纳微微皱着眉头,轻浅地呼吸着,下意识地拉着汉克的手臂,样子看上去可爱极了。


(以下段落移步分流地段)


***


耶利哥的谈判十分成功,秉承了仿生人一贯高效的特点,初步保证了自由仿生人的权利。新闻中至今还轮播着马库斯将每一条相关条件投到屏幕上时,华伦总统露出的夸张表情。

底特律事件之后,街头巷尾遍布劫后余生的痕迹。

由政府出面调停,底特律将会是全美第一块自由仿生人居住地,消除各种隔离。位于贝尔岛的底特律模控生命总部会划拨给这些仿生人们用于维持运转所需,而登记在耶利哥下的自由仿生人们会被政府承认为美国公民。

是的,现实并不美好,模控生命并不打算退缩,幸存的自由仿生人们为自己的自由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你会和人类有一样的权利,但同时,你也会和人类一样找到一份工作,购买运转所需的零件,考虑自己在哪里待机。当然,如果你仍旧属于模控生命公司的‘机器’,那么你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些。

公众和政府机构对于雇佣这些‘危险’的自由仿生人扔持怀疑态度,但神奇的是这个情况在底特律要好的多。人们在记者的镜头前听到仿生人的歌声,而后,人们看到的是一个憔悴的,头破血流的人类爬上了高台将试图摆脱控制而自杀的仿生人救下。一时间他们的身份众说纷纭,人们想要这个在视频上模糊的人类,却从未有任何一家媒体报道此人。人们并不知道是福勒局长动用了权限封锁新闻,防止记者们进一步挖掘。

这个举动在仿生人群体中也说服了不少极度憎恨人类的仿生人。天知道在几千台安卓的注视下那名人类是怎么做到拦腰抱起颤抖的康纳转身就跑的。没人关心他们是究竟谁,反正他们的举动在仿生人的圈子里彻底火了。

这件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相对于警察局人手不足的情况,底特律警局率先展开对警用型自由仿生人的雇佣,各个分局以抢的架势将新晋的仿生人警员瓜分一空。而9667分局报名的仿生人警员最多,局长杰弗里福勒敲定的第一个自由仿生人由于本身是警用型号,会直接以警探的身份进驻DPD分局,并会有和人类资深警察同等的待遇——有自己的办公桌、有自己的薪水、有自己的搭档。不管怎么说,福勒肯定要把康纳搞到手,否则安德森会恨死他。

同时受到耶利哥青睐的康纳最终选择了福勒局长,并兼任耶利哥的顾问之一。在康纳的推动下,耶利哥向政府开出的条件之一就是实行全国禁毒,由此,底特律先于全国开始了严厉的打击红冰行动,吸毒者将会直接送到由仿生人组成的戒毒中心强制戒断。

康纳不会再让更多像安德森一样的警察受到伤害了,这次,仿生人会和他们站在一起。

这些仅仅是个开始。

对于底特律警局来说,这是全新的一天。

感谢现代医学让盖文里德的鼻子又回到了应该的地方,在连休三天病假之后,他终于回局里报道了。

令他不顺眼的有很多,比如同事偶尔投来的目光,安德森那个老家伙对面原本空着的桌上竟然变成了康纳的座位。

说真的,警用仿生人?

他鬼鬼祟祟地在茶水间喝着咖啡听晨间新闻,就看到穿着RK800制服的仿生人好奇的走了进来。

“这不是前几天还四处逃命的安卓吗,”盖文翻了个白眼端着咖啡走了上去,“恭喜你,今天晋升警探了哈?”

见对方没有理他,盖文上前一步轻声挑衅道,“别觉得自己已经得逞了,塑料货,这职业风险高着呢,小心出门——”

“老兄,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吗?”对方一脸鄙夷地打断道。

“呃,你不是康纳?”盖文眨了眨眼,这才意识到似乎不是同一个。他看到对方比康纳夸张的多的将眉头拧在了一起,突然想到当时在模控生命大楼地下时那个亮起红圈的RK800,“你是——”盖文一愣,“那个……‘狗屎山寨货’?”

接着盖文就被夺走咖啡泼了一裤裆。

真是个不错的开工热身。

60总归是知道卡姆斯基不会轻易让他好过的——

但当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新任务时,终于露出了一脸生不如死的表情——他直接被派到了有安德森和康纳的警察分局。

就在60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个人类警探和RK800的耻辱时,盖文里德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情况吗?

当福勒在办公室前召集所有警察之后,从会议室整齐有序的涌出一列RK900时,60满意地看到,有几个警察——特别是被咖啡泼裤裆的盖文里德,脸都青了。

根据新规定,会向负责仿生人案件的警察们分配模控生命高效的警用机器RK900作为辅助搭档。

“……不只有安德森一人负责这些案子了,事实上你们每个人都有碰到这种案件的机会。名单已经发到各位的邮箱里,”福勒解释道,看着RK900们面无表情的站在各自分配的人类旁,“他们是机器,我知道各位都见过康纳,RK900比康纳的型号更加先进——”

“但是,队长,”米勒警官忍不住举起手,“我们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机器?”

福勒指了指他身边的60,“这位是卡姆斯基派来的校正机,他会负责底特律的每台RK900的检测校准,之后你们有任何使用上的问题都可以问他。”

“什么,他不是康纳?啊,不,没什么……”布朗警官迟钝的抓了抓脑袋,看着自己身边站着的RK900——他自己也有一台大一号的康纳了。

“有时我们确实会搞混,布朗警官。”布朗另一边的人突然答道。

身穿崭新灰色西装的康纳就在警员之中,大家感叹着都高兴的看过去。

事实上,康纳这些天从未中断过工作,然而今天他终于可以正式脱下仿生人的制服。

“所以,康纳……你——”威尔森在旁边一愣。

“康纳会继续成为安德森的搭档,”福勒神情复杂的挠了挠鼻子,“作为一名底特律警探在这里!”

警官们雀跃起来,有的鼓起掌,有的伸手过去拍一把,庆祝康纳终于能留在这里。而康纳害羞地看了一眼旁边抱着手臂的汉克,后者正和福勒互相瞪来瞪去。

只有一个警察试图逃离这欢乐的气氛。

“里德!”福勒洪亮的喊声让逃到一半的盖文里德僵直在那里,“你的仿生人呢?那台跟着你的机器呢?”

“我……”盖文顿时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渗出,眼眶也有点发红。

“你也被分配了一台,盖文,”福勒怀疑地看着他,“他应该跟着你,你那台RK900呢?”

“我怎么知道!”盖文拧着脖子生气的答道,“我又不是——”

就在这时,就看到一台RK900生气的从警察局办公室的入口径直走来。

“里德警官,”那台RK900看上去相当生气,洪亮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我不是异常仿生人,用枪逼我并没有任何用处——以及你不能因为我在使用条款上无法满足你性生活方面的需求就崩了我!”

哦——

大家集体挑高了眉毛,看着里德面色涨的通红。

“我没有!!”

“我是一台机器,里德警官,我并不便宜,你今后一年的年终奖金——”

“操,你他妈给我快闭嘴!——队长,我们今天出外勤!!”

里德在众人唏嘘的目光下逃命般带着自己的安卓机跑出了警察局。

“康纳60,这是怎么回事?”福勒疑惑地看着身边的仿生人,“那台RK900出什么问题吗?它不用校准什么的吗?”

“当然不用,福勒队长,”RK800型仿生人轻松的回答到,“我向您保证,他们两个再合适不过了。”

***

警察局的鸡飞狗跳仍然充斥着接下来的每一天。

底特律的警察们都喜欢看到康纳笑——不同于程序设定的社交性机械笑容,每当有好事发生时,康纳平易近人的微笑总是令人忘记他是仿生人。以至于警员们与康纳共事时总是幻想与派给自己的RK900成为亲密伙伴,也十分愿意通过互相谈论自己的仿生人搭档去与人类以及自由仿生人警员进行交流。

不过总有些警员会事与愿违……瞧瞧盖文里德。

“那个王八蛋和这个塑料罐头哪里一样了?你们不知道RK900比800粗吗?”

盖文的声音让全办公室的警察们都停下侧目。

“怎么了?你们看——脖子粗多了。”

盖文似乎一夜之间拥有了能一眼看出哪个是自己的900的能力。别人都说RK900和康纳长得很像,盖文就从没觉得。有好事的同事甚至让RK900们在待机墙上停成一排,然而盖文总是不假思索地上去拽出自己的那台就走。

‘如何让盖文里德弄混自己的安卓机器’成了警察局同事们业余时间一个热衷的挑战活动。

坐在办公室的康纳有时候会忍不住微笑,他会悄悄告诉汉克,900们又在抱怨盖文里德了,没错,由于RK900是机器,他们的系统在交互时携带一些不必要的信息,用人类的状态来说,大概是盖文的900搭档忍不住和一大堆900诉苦,特别吵。

汉克抬头看着面无表情各自安静待机的900,哭笑不得——反正汉克是看出来康纳机型设计的反人类之处了:当他们是机器时,会行使各种程序融入团队,成为你眼中忠厚老实、值得信赖又得力的好搭档——而当他们终于自由之后,分化出的各种性格简直不忍直视,就比如60经常鄙视自由仿生人不必要的互动,而他的康纳除了是个完美犯罪专家外还很有犯罪的欲望;从这点标准出发,盖文的RK900反而看起来有点像个异类——坚持说自己是机器但脾气非常不好。

每次汉克试图问康纳时,都只是得到了一句“我没有向上兼容检验系统的权限”和一张明显在撒谎的脸。

60在各个警察局之间奔波根据需求调试RK900们的性格与功能,似乎只有盖文的那台RK900他从不校正,任凭盖文怎么申请,回复永远是‘一切正常’。没人敢问60到底是不是免费的,当他和盖文的RK900还有康纳凑在一起时,由于他们的端口互不开放,这时,一个走人类公共保障体系里的仿生人条款,一个是卡姆斯基的私人外派,一个是政府公共财产——你能听到会议室或是茶水间这三人谈起任何话题几乎吵翻了天。

另一方面,尽管被60揶揄抗性不佳,但底特律事件中康纳在现场表现出更高效和更强力的抗操纵性,使人们更加相信仿生人有生命,进而有一部分家庭和公司愿意专门接收自由仿生人作为家庭成员或雇员。

曾经被用作各种用途而设计的自由仿生人会凭兴趣和能力去找到他们想要的工作,如有要求,他们也会尽量修改成与工作一致的外貌。对于仿生人来说,重要的不是容貌,而是他们真正的本质。

卢瑟原本被设计用于码头装卸用途,但他申请了社区治安警察,目前正在实习中。

那些受尽人类之苦的仿生人会在耶利哥的庇护下逃出原生环境,甚至申请‘休眠’一段时间,他们同意只维持最低运转,想在一个地方好好考虑自己的未来。底特律的一些工作岗位重新空出,虽然仍有敌意,但戈登潘维克说仿生人是魔鬼工具的理论却彻底站不住脚了。

好了让我们回到现在。

底特律的警察局,因为已有先前的经验,汉克和康纳继续接手调查仿生人的案件。

他们结清了积压在汉克手里的242个仿生人相关案件,卢瑟的出现为他们带来了仿生人自由之后的第一个新案子。

“我昨晚在临时替班中巡逻的小区发现的,”实习巡警卢瑟有些笨拙的翻弄着警察局的pad,胳膊下面夹着一只大木盒,“我已经输入案件报告了。”

“暴力事件?卢瑟?”汉克叹着气,在自己的电脑屏幕上浏览现场照片。

“家庭暴力,我是这么认为的,汉克,”康纳在对面建议道,看了一眼汉克,“你得谨慎处理这桩案件,会有助于为以后警察局处理类似案件的态度做为参考。”

“……他在打那孩子,对方似乎嗑药之后就神志不清,我们把他送到戒毒中心去了,安德森副队长。”卢瑟解释道。

“干得好,卢瑟,”汉克夸奖着,“可是报告上是说——”

“是的,所以我把报案人也带过来了,”卢瑟点了点头,“爱丽丝?”

汉克和康纳这才发现健壮高大的卢瑟身后钻出了一个小脑袋——是一个YK500型仿生儿童。

“你叫爱丽丝?”汉克看到那小女孩的眼睛整个表情都柔和了起来,“别怕,爱丽丝,你能和我说说发生什么吗?”

小女孩看了看汉克,又看了看康纳,最后塞给汉克一把钥匙,又躲回卢瑟的后面。

是那个木盒子的钥匙,卢瑟递过盒子。

爱丽丝的‘妈妈’一周前被对方打的严重受损,凶手陶德威廉斯,已经构成二级伤害罪,他会在戒毒中心待着直到康复出院。

被送到维修站的二手AX400型仿生人已经修好了,在康纳的联络下,他们今天就能去‘提货’了。

“她损坏的太严重了,”维修店的老板面对两个警探小心翼翼地解释道,“所以我们不得不重置了她的记忆。她有名字吗?”

AX400仿生人的视野中,两个警探与一个扛着孩子的巡警好奇的向这边望着。

“她叫卡拉,”爱丽丝胆怯地回答道,“这是她告诉我的。”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这台AX400却不像正常开机的样子,看着旁边的警察谨慎的后退了一步,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的手。她怔怔地盯着女孩一会儿,困惑地脱口而出,“爱丽丝?你怎么会在这儿?”

“卡拉,你记得我!”爱丽丝哭了出来。

爱丽丝和她的‘妈妈’有两种选择:继续在模控生命下,会被模控生命门店当做二手卖掉,但不用为自己生存成本担忧;或者以母女名义登记在耶利哥名下,这样就可以申请享受和人类一样的保护令,但她们得为以后自由的日子拼命奋斗了。

至于她们选择什么,一切不言而喻。

陶德威廉斯在戒毒中心向病友诉苦,说他给自己买了两台仿生人,就被当作虐待家庭成员罪送到了这里;而他的病友,李奥曼菲尔德表示他的遭遇才更加夸张,他家的仿生人是送的,他父亲让他喊对方大哥;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仿生人的自由,有的人仍旧心怀不满,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了解这些新的生命。

这件案子就这样过去了,安德森副队长和他的搭档康纳很快被其他仿生人的案件挤满。

一年之后,汉克收到了爱丽丝的设计的纸质圣诞卡片,背景是重新开放的海盗湾,贺卡封面上印着爱丽丝、卡拉和卢瑟一家三口的照片。

汉克将卡片翻开,上面写着:


安德森先生&康纳先生:

圣诞快乐!

现在,我有了新家!

——爱丽丝


流程图见P3

 

(第八章 全文大结局 完)


第八章 番外图——福勒局长收到卡姆斯基的讯息


流程图见P4



*剧情有bug,不要认真考虑。

*关于60在这里,看起来特别像横插一脚突然出现的,但结合游戏来看并不突兀啦。话说有人问55和60在这篇文章的关系,我有一天突然被问到——“阿青,你知不知道有个叫犬夜叉故事里的桔梗和戈薇?”(我:……)

*本章就是尾声啦,这个故事要和大家说再见了!很舍不得啊!

*如果有小虫请和我说,我会抽空改的。


再见啦!大家!


评论(5)
热度(63)

© 青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