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堆放这历年萌物,有火影、海盗、逆转裁判系列、底特律游戏相关同人。

【底特律:变人】《意外串线》(第二章)


第一章 暴风雨之夜

本文随缘入口

第二章 逃亡


底特律的冬季很冷,最令人心烦意乱的就是冻雨。从巴士的窗外能看到冰冷的水滴不停地打到玻璃上,康纳第一次坐上公交巴士,还是人类坐的区,但他的注意力并不在在这种新奇的体验上,他更担心汉克的态度以及他们的逃亡。雨夜坐上巴士的人类和他旁边的仿生人看上去疲倦又狼狈。

康纳看到汉克交叉着双臂一脸怒容,谈判模块建议他不要轻举妄动。的确,作为汉克确实应该发怒,或者就该把康纳拖到车尾暴揍一顿:你看,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两周不见人影的仿生人搭档在街上同他大吵了一架,这个警用仿生人无视他失望的反应用吼的告诉他自己就是一台听从指令毫无情感的塑料机器;汉克愤怒到拔腿回到警局辞了职;接着送走了自己唯一的狗,拿着枪在夜晚绝望地试图自杀的时候,那个仿生人搭档冲进来软磨硬泡不说,还招来了俩个傻叉证明自己的免费?

康纳甚至能模拟出汉克骂自己的模样——“去你妈的免费,5小时(30分钟12秒)之前还他妈凶狠冷酷的叫唤自己是台机器呢。”

一路上二人相坐无言,康纳像一只受了惊的动物僵直着身体,自检系统的数值一点点向上攀升,过了一会儿,当数值达到红色警戒范围内时,他终于绷不住自己的表情准备开口说点什么。

这时康纳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撞了一下——汉克睡着了,歪在了他的肩上。

不能开任何导航以及广域扫描的康纳只能安静地坐在那里,尽量不让自己的LED光圈闪烁,好隐匿在乘客中间。巴士上的电台在重复轮放几周前马库斯领导的异常仿生人小组在入侵斯斯坦福大厦的电视台发表了一番要求平等对待生命的言论,人们在网络和大街小巷议论纷纷,而现在,康纳在人类的公共座位上如坐针毡。

从猎手变为猎物的滋味并不好受,因为RK900的追捕,他既不敢冒险开启广域搜索,也不敢深度联网,更不敢贸然联系别的仿生人,这些都会在网络上留下明显的痕迹,现在他能做的只是仔细听取巴士报站。他能探测到周围的乘客看清他额角上透明的LED圈的时候,都在慢慢的远离;一个小孩在自己身侧一脸诧异的伸手指着,被抱着她的妈妈一把扯回了手;一股厌恶的气息弥漫在巴士内,坐在他们身后的人像是闻到了有异味的东西,皱了皱眉头在下一站迅速下了车,不过更多的乘客装作看不见康纳的额角,在惊恐或是紧张之下极力装作无动于衷。

抑郁的痛苦,过度的悲伤,自杀的倾向和刚刚来自RK900追杀的反抗让他身旁的人类终于筋疲力尽陷入了熟睡。

康纳低头看到肩膀上的汉克打起了呼噜,悄悄抬起另一只手拨下一些碎发遮住额角,继续保持不动,内心却疯狂运转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被免费了?

他怎么会被突然免费?是被什么人撞了一下所致?

他和汉克今后该怎么办?

一阵烦躁击倒了康纳:他的逻辑思维和资料数据突然变成了孤岛——不能上传备份,也没有命令下达,就……只是自由了。理论上他想干什么都可以,生活在人类社会里也会有一定的难度,仿生人所必须的零部件、蓝血不再是免费的了,他兴许可以找份低调的工作满足这些支出……

不过实现这些的全部条件是假设仿生人有购买的权力,可事实上,这在全美国都是违法的,模控生命和其他小公司在零件上可是赚的盆满钵满。

康纳突然理解鲁珀特在挣脱他和汉克的羁押前悲愤绝望的眼神:对于自由的欣喜,对于生活的好奇和现实的惊恐——鲁伯特只是想找一个角落乞求一个神来拯救他,缩在那个地方慢慢停止运转。

可这个社会对于仿生人来说,就连这种情绪都不允许存在,于是他们派出了性能优异的异常仿生人猎人康纳,协助人类清除他们的存在。

而这位异常仿生人猎人,在不幸被免费后的下场只有一个——拆解分析异常原因之后报废。

假设RK900的追杀不包括汉克,康纳认为自己无所谓,只是在他开始好好思考下一步的时候就已经将汉克卷了进来。比起其他问题,眼下他必须要保护身边这个脆弱人类的人身安全,如果能争取,康纳更希望汉克能回到底特律警局正常工作。

仿生机器人发愣的直视前方,他们驶离了密西根区,是驶向沃登,坎顿,还是普利茅斯?他对前方的道路充满迷茫,康纳多希望这辆巴士不会停止。

晚上10点58分,雨势变小了,公交巴士缓缓停在了终点站。

“好吧,终点站到了。”一个声音传来。

康纳突然睁开眼睛,直起身体——他……睡着了?

“终点站?”康纳眨了眨眼睛,他第一次有种系统不清醒的感觉,他希望自己没错过什么,不过车内除了他们已经没有任何乘客了。

“没错,你们得下车了。”公车控制员继续说道。康纳的资料库里,对方名叫艾萨克法隆,是底特律自动公交巴士的公车控制员。控制员的工作是在终点站上车,在汽车开回车库之前实施最终检查。

康纳决定忽略这些精确的信息,低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用手一直拉着汉克,慌忙抽回。

“所以我们到站了?”脑袋一直耷拉在康纳肩膀的汉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该死……睡过头了。”

冷雨一直没停,冷气从车门口喷了进来,康纳犹豫片刻后,跟着汉克走入了雨夜。

他们走着,远处公共巴士的仿生人专候亭内,两个仿生人静止在里面,好奇地死死盯着马路对面的二人。

他们身边的巴士侯亭人类区域单调地滚动广播新闻从前段时间斯坦福电视塔被异常仿生人挟持到探讨警方对此案件的进展——虽然汉克知道里面有一多半细节属于胡说八道。

广播里突然冒出的新闻令汉克停住了脚步,“……下面插播一条最新消息,一位异常仿生人挟持了一名警察目前在逃,距知情人士了解目前该警员依然存活,模控生命和底特律警察局并未对此发表任何态度,之前派出的神秘警用仿生人是否能顺利解决这件案子,让我们拭目以待……”

康纳跟在汉克后面,突然感觉有人拍他——“你们看起来无家可归?”——是一名处理垃圾的仿生人工人,对方迅速开放端口传送给康纳一组坐标,“这个人能帮助你们。”

“可是这组坐标现实在城东郊区,我们根本到不了——”康纳的资料库显示那里是栋私人老别墅,当他睁开眼睛时,仿生人工人已经不见了。

“老天啊,我就知道,福勒是准备让我老死在警察局里!——里德那个蠢货还想着让我把你送回去!”汉克愤懑地啐了一口,接着回过头看着身后的仿生人搭档,“我们得找个过夜的地方,晚上在街上乱晃会令人起疑,”中年警探叹了口气,看了眼康纳的额角,一边拉着不停回头的康纳一直走向十字路口,“尤其是现在这种环境——康纳?”

“有一位仿生人给了我一个位置坐标,说那里能帮助无家可归的人。”康纳困惑地说,“但那个位置太远了,我们需要找度过今晚的地方。”与此同时,他们身后的垃圾车悄无声息的开走了。

“我看那里就不错,看起来是个废弃的房子——”

“不,副队长,你不能去那里。”康纳反手拽住汉克。康纳内置的温度传感器显示外界的温度对人类十分不友好(达到了能冻僵的程度),特别是汉克看上去比康纳更加狼狈:身上穿着底特律警察局分发的logo连帽衫,下半身只穿着单薄的起居裤,一路上一直都光着双脚,而他们从巴士下车之后,汉克全身已经被雨淋透了。

“啥?”汉克叹了口气,“还是说你有更好的选择?”

“废弃的屋子不利于你恢复体温,副队长,”康纳不由分说地拉着汉克走向路口另一边的旅馆,“旅馆是更好的选择。”

“……在你身上的这些骇客小功能都不能用的时候?”汉克看上去就要把F字母的词说出来了,他憋着情绪试图把话说清楚,“康纳,现在我们最好别引起注意,我身上啥都没带,也不能用电子支付,你他妈到底想——”

“来吧,那里会让你感觉好点。”淋得透湿的汉克被康纳不由分说地推进了一家24小时运转的洗衣房。

洗衣店内有一个带着耳机睡着了的青年,还没等汉克做任何反应,眼看着康纳径直走过去看了看,蹲下就扒了小青年的靴子。

“你在干嘛?!!”汉克震惊地用口型说道。

“尺寸是和你匹配的,副队长,你需要一双靴子,”康纳小声说道,并且指了指熟睡的小青年,“艾伦道格拉斯,篮球队队员,一小时前刚刚在家和同学喝酒看比赛,接着被他母亲打发出来洗弄脏的衣服,不那么容易醒。”

汉克开始怀疑康纳这种什么都能检测到的功能在对方坚定了犯罪志向时会不会变成一个十足的混蛋。

答案在他们又从便利店里偷了东西跑出来的时候揭晓了。

汉克穿着康纳从洗衣店偷来的足够的衣服又被逼着跟对方从便利店偷钱出来的时候,一脸难以置信:“这他妈……”

“我们有钱住旅馆了,副队长,我只是篡改了收银机的一些数据,那位店员不会很快发现少了钱。”康纳从兜里掏出了两张钞票塞了过去,然后又掏出新的战利品,“我还拿了一些巧克力饼干,我认为你需要补充能量。”

“我的老天爷……你真是……”汉克一脸无奈地看着对方,“你的程序还有他妈的完美犯罪模式?”

“——还有一小瓶威士忌。”康纳愉快地晃着手中的东西,“我已经记录下所有细节并且列出清单,副队长,如果有机会,您可以对便利店进行赔偿,受惊吓的兼职店员叫内森克拉克,是底特律大学的学生,主修艺术——”

“你让我推翻一堆超市罐头之后就告诉我这个?!”汉克翻了个白眼,一把夺过威士忌拧开灌了一口,然后泄气的看了一眼他们面前的旅馆,警告康纳,“待会儿进去,你一句话都不许说,懂了吗?一个词!都别说!”

漫漫冻雨之夜,底特律市郊的汽车小旅馆“东方旅馆”迎来了两个狼狈的男人。

“一间房,不用找了,谢谢。”穿的花里胡哨的中年男人拍了两张钞票在接待员的桌子上,身后带着一个头戴毛线帽、不停搓手的小青年。

“呃,姓名和地址。”接待员约瑟夫推给他们登记簿。

汉克活动了一下冻僵的手指在上面写了几笔。

老接待员依然盯着身边的小电视,“还有出示你的驾照。”

汉克摸了摸口袋,“该死,我肯定落在车上了……”

“这个我们明天再解决。”老接待员看一眼面前的两个人,拿了钥匙卡又从抽屉里摸出三个锡纸袋扔给汉克,“二楼28房,祝愉快。”

这是个老旧的二层公寓改造成的汽车旅馆。

“约瑟夫谢尔顿从2018年起就在这个旅馆工作……”康纳一边跟着汉克一边说。

“闭嘴,康纳——”汉克叹了口气阻止道。

“……他显然接待过有性生活的男性们,所以会视心情额外发放底特律政府的免费安全套——”

“你就不能关闭你的牢骚功能吗,康纳?”汉克将康纳推进旅馆,“还是说你异常之后就停不了了?”

康纳转过身看到汉克正在检查门锁和窗锁之后径直开启电视,以防止外面轻易分辨他们的谈话。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康纳?”汉克走过去,一脸怒容,“告诉我这次又他妈是哪一出戏,里德旁边的那个是什么?为了调查你的异常仿生人案子你他妈把自己也搞免费了?”

“你需要泡一个热水澡恢复体温,安德森副队长。”康纳慢慢转过身。

“所以你也是个异常仿生人了哈?”汉克眯起了双眼,此刻他如果有枪,那么他一定会用枪顶着仿生人的脑袋,“他们怎么就知道直接派两个蠢货去敲我的家门?”

“模控生命派了更新的型号RK900来追捕我——他们知道无法追踪我之后有极大概率会调查和我合作过的所有人,”康纳刻板地陈述着事实,“特别是你,安德森副队长。”

“哼,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异常仿生人?”汉克仍然不为所动,“听听你曾经说的——‘我是个机器,被设计用来追捕异常仿生人,我会定期自检,我很明白自己是什么’——康纳!到底发生了什么?!”

尽管屋里有暖气有浴室有床,但汉克安德森看起来在康纳做答之前都不会去做什么。

“……我……不知道,”康纳局促不安地晃了晃身体,皱紧眉头,“我们之前调查的案件中仿生人变得异常是因为情绪受到惊吓、重大创伤或是意识到不公平……可是……”康纳像做错了事一样垂下眼睛,一边向卫生间走一边疑惑道,“我不知道,汉克……我站在大街上朝你喊,然后我就……”

“那你有什么别的感觉?像是感染病毒或者别的什么安卓玩意?”汉克看起来不那么有敌意了,甚至口气中还带着一点打趣,“至少我没看出你有什么不同。”汉克将小酒瓶放到桌子上跟了过去。

“除了无法完全备份系统和接收模控生命中央系统的命令之外一切正常,”康纳在卫生间对着镜子左右照了照,用手指摸了摸压在帽子下的LED圈,他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汉克,接着走到浴缸旁边稍作打扫,打开龙头放热水。

“你真的需要泡个热水澡,”康纳摘下自己的帽子,脱掉湿漉漉的外套,然后半跪在人类面前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对方,“汉克,一直穿着湿衣服会让你生病的。”

“所以你现在没法像之前那样一遍又一遍回来了?该死,你让我觉得自己喝多了,”安德森愣神的功夫被对方摆弄着脱掉了鞋子。接着汉克震惊的看到康纳小心翼翼的站起来替他拽掉外套,摇摇头,继续问,“还有需要我知道的吗,异常仿生人先生?”

康纳没有回答。康纳看上去心事重重,他将所有湿衣服都规整的晾在暖气上,自己贴身的衬衫被泥水染得皱皱巴巴,有几处撕破了,四肢也搞得泥泞不堪。

已经坐进浴缸里的汉克一眼就能辨认那是打架造成的撕扯,至少在康纳和RK900干架之前就有了。

“……我很抱歉将你卷进来,副队长,我……不是你们想象的原型机,RK800型号本身就是测试机型,”康纳再一次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迟疑地说,“模控生命绝对不会放过我,他们派出的RK900应该是康纳系列的最终完成版本,不管怎样,我最终都会被回收报废,”康纳垂下眼睛,“我只想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再去见见你,没想到……不过现在一切都还不晚,你可以带着我回到警局,洗衣店和便利店会指控我偷窃,你可以对福勒局长说是我威胁你住旅馆躲过搜查,然后——”

“过来,康纳,”汉克叹了口气,抓了抓湿乎乎的头发,“过来。”

“副队长,我不希望你因此就辞去工作,”康纳顺从地慢慢蹲在浴缸边,将胳膊搭在浴缸边缘,认真的盯着汉克的眼睛,“我知道你有一些私人上的问题,总之……请别放弃。”

“我们在电视塔调查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汉克凑了过来,“你在那里最后发生什么了还记得吗?”

康纳的LED光圈闪了闪,“我询问的异常仿生人播音员冲进了走廊,我想我冲向了他。”康纳使劲想了想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后背一阵恶寒。

“不,你挡住了我,被射成了筛子,走廊里的人都死了,除了我……”汉克伸手使劲摸了摸对方的头,“——看看你自己,搞的比狗还脏。”说着,汉克捧了一大捧热水浇了下去。

电视的声音掩盖了浴室的水声。旅馆的电视新闻正不厌其烦地播放记者采访两个评论员在激烈讨论仿生人在斯坦福电视塔的和平宣言,讨论仿生人是否会向人类发动更进一步的袭击。

“操。”从浴室出来披着浴袍的汉克拎起小酒瓶大剌剌地一屁股坐在唯一的双人床上猛地给自己灌酒。

“……副队长,如果你想把我交出去,我会随时配合,”被洗的干净的警用仿生人整齐的穿着浴袍跟到汉克的床边,心神不定地再次恳求道,“说真的,汉克,趁着事态没有恶化之前,你应该回到警局继续调查这类案子——”

“够了,康纳——”汉克关了电视。

“只要再有一点时间调查就会有进展,”仿生人争辩道,“异常仿生人的事情,迟早会引起社会恐慌——”

“够了!”汉克看起来生气了,攥紧了酒瓶,“闭嘴。”

“如果事态失控,模控生命或是政府会出面回收所有仿生人,”康纳眨了眨眼睛,看到对方泄了气,“汉克?”

“你异常化之后看上去还他妈和之前一样耍小聪明放狗屁——这个世界都他妈疯了,一有风吹草动就禁止这个销毁那个,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却连个屁的影子都没有,”汉克又喝了一口酒,一头倒在床上,“——我想我们可以试试你得到的那个坐标,说不定能收获点有用的信息。”

“……虽然去到那个地方我们可以赶最早一班的地铁,可是……”

“说起来,有点奇怪,”安德森将自己埋在枕头里,口齿不清地说,“如果他们想追捕你,干嘛不把你贴上通缉令广播一遍……我要是罗萨娜卡特兰(KNC新闻主播),我会巴不得把所有料都挖出来——”

“副队长,我的脸和RK900一模一样,模控生命打算用RK900替换旧型号的话,”康纳想了想,“我的脸是不会出现在——”

没等康纳继续说别的,汉克就打起了呼噜,这令康纳不知所措,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门外传来住入旅客和管理员的吵闹声,康纳抢先在脚步临近之前关掉灯,迅速翻上床缩在汉克身边一动不动。

康纳将自己摆成一个合适的姿势,设法不让自己的LED光圈正对着窗外。等他刚摆好,就感觉汉克翻了个身,一条胳膊压在胸前——天,他能赌一打案子,他的LED光圈肯定正在疯狂的闪烁。接着,康纳开启了音频解析,试着学习人类大声打呼噜,哦,听起来真是粗鲁。

窗外手电筒的光从帘子的缝隙处照了进来闪了闪,从外面透过汽车旅馆质量低劣的床帘能隐约看到屋内两个人影睡在床上,呼噜声此起彼伏。

不过,等到清晨汉克一睁眼看到自己的仿生人搭档熟睡在自己身旁并且大声地打鼾时,这才给这位中年警探一记结结实实的惊吓。

“……活见鬼了,仿生人也他妈能打呼噜……”汉克嘟囔着揉了揉脑袋,想出门看看情况,一拉帘就看到楼下正对他们的旅馆接待处停着一堆警车,“操——康纳,别睡了!——康纳!!”

天空在早晨稍晴,小小的东方汽车旅馆接待处被警察围的水泄不通,接待员约瑟夫谢尔顿活了这么岁数什么没见过,所以面对气势汹汹的警察,老约瑟夫叹了口气,摊开手掌,“哇哦,哇哦,放松……放松,警察先生,我什么都会说——昨晚应该没有奇怪的顾客——”

“一个人类和一个仿生人昨天是不是来过这里?”

“……警察先生,昨天确实来了好多旅客,你不能指望我都能记住啊,”接待员约瑟夫耸了耸肩,“不过我确实没见过有人类带着仿生人来住的。”

盖文里德眼都没眨一下,一把抻过身边跟着的高大的白色制服人影,指着对方的脸,“其中有个是不是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哎?”老接待员目瞪口呆地咧了咧嘴,“这不是昨天那个性癖古怪的有钱老头带的第一次卖屁股的穷大学生吗?!!……呃,我非常抱歉,警察先生,我、我不知道,我没见过这种新出的男性崔西——”

“他们在哪儿?!!!”盖文里德的脸被气的通红,气急败坏的掏出枪。

“二楼28房。”约瑟夫谢尔顿不知所措的后退了一步,看着警察和旁边的白色男‘崔西’追了出去。

里德给自己的枪上了膛,摆好姿势——这次他见到康纳非要一枪射穿对方脑袋才能解气。

“900你他妈坏了吗?!”里德看着走在前面的仿生人,“28号房在二楼!”

“里德警官,那边有出旅馆的后门,”RK900径直走了过去,一边说明一边拉开陈旧的铁门,“这里是最佳的逃跑——”

铁门被拉开了,没等RK900把话说完,就看到门外不远处正要溜走的康纳和汉克!

“该死!抓住他们!”盖文里德骂了一句就冲上去,然而康纳反应更快,拉着汉克就拐进旁边的巷子里。

康纳和汉克在巷子里七拐八拐的跑,汉克生气自己没什么武器,否则他们也不会这么像老鼠一样狼狈的乱窜。

“不行,这样没用,我们甩不掉RK900,”康纳猛然停下,对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汉克说,他看了眼尽头的铁丝网,“我们可以穿过去……”

“什么?你说……跳过去?”汉克抬起头看了看一人多高的铁网栅栏。

“不,是穿过高速公路。”康纳看了一眼,“那是最近且很安全的路线——”

“康纳,你在开玩笑!”汉克愣神的功夫,一个白色的人影直逼他们,“操!”

“副队长!”

“走!”

人类和异常仿生人没再犹豫,飞快的翻过了铁丝网,滑下土坡,径直跑到高速公路的护栏前。

汉克看上去确实不太好,高速车来车往的马达声挤压成多普勒效应冲击着人类的大脑。

汉克安德森的脸色渐渐变得煞白,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康纳,”中年警官向后退缩着,“我想你一个人逃过去没问题吧——”

“会容易很多,副队长,”康纳扶着对方的肩膀,“但如果你不过去——我也不过去。”康纳眨了眨眼睛,“这是把我交出去的最后机会了,汉克。”

“老天爷……康纳——你不知道——”汉克无奈的回头看了看后面高地上的铁丝网栅栏,看上去盖文里德那个蠢货似乎才刚刚到达。

“一辆车子打滑撞上你的车,副队长,这并不是你的错,”康纳摇了摇头,明显感受到从对方背部传来的抖动,“柯尔的车祸除了绝望之外还让你患上了相关的PTSD……请相信我,汉克……害怕的话就抓紧我的手。”

与此同时高地上铁网栅栏的这一边,盖文里德警察才跑过来,看到正在翻越高速路边护栏的汉克和康纳,眼睛都直了,“卧槽,他们真是——真是疯了!”

RK900看了一眼里德的枪,里德条件反射的将枪收进枪套,瞪了回去,“不许用枪!”

“高速路开枪射杀会引发交通事故,不列在优先计划内。”RK900快速回应道。

“他妈的你就不能说人话吗?!”里德没好气地骂到,就看到旁边的RK900试图扒上铁网。

“——我去追。”

“你给我下来!”盖文里德抓住对方的衣角,生生将对方拖回地面,“那地方没人能过得去!听到没?你就是一坨塑料屎,给我安静待着!”

“RK800型号的扫描系统足以应付这种情况,它有50%概率可以逃走,追击能有效降低逃走概率,请您配合解决方案,否则任务失败后果自负——”RK900看上去似乎就差将模控生命给的条款背出来了。

“你他妈怎么和流氓系统一样垃圾,听见没,不许追!你不是想听破法律吗,好,你听着,”盖文插着腰,趾气高扬地说着,“那个法律是怎么规定来着——‘警用仿生人执行任务必须有负责的人类警察在场’——我他妈现在是你的搭档负责人!我让你在这儿看热闹你就得看热闹!!”

没想到RK900单手提起盖文里德,将对方拎起来拉近自己,“您刚刚对警用仿生人使用问题产生抱怨,模控生命规定在不违反法律的前提下解决这些问题——您会在执行任务中全程在场。”说着,一脚踹倒了铁网栅栏,揪着对方滚下了土坡。

“你他妈——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里德还没分清前后左右,就被他的仿生人搭档RK900一把拽住胳膊拖进了高速公路的护栏内。

这边,汉克尽可能拖着有些发软的双腿跟上自己仿生人搭档的节奏,康纳的所有独立躲避技能全部排不上用场,如果只是康纳自己,大概预建成功路线之后会用二十几秒就穿过去,但此时他的身边是相信他的汉克,他一定会完成这个任务,没有其二。

“康纳——”

“这边——”

康纳推着对方猛地向前跑躲过一辆飞驰而过的轿车,然后迅速抓住对方的肩膀不让对方因猛冲的惯性迎头撞向接踵而至的油罐车。他们连续躲过了三个车道,康纳不断地缩短预建的时间,短到刚好躲过下一辆车的时间,同时尽可能扩大扫描范围(此种情况下是否对RK900暴露位置已经没有意义了),但这并没给他们多少保障,他必须平衡自己的机动能力。

康纳紧紧抓住汉克满是冷汗的手,他们身边刚刚碾过一辆疾驰而过的重型货车,一些私家车鸣笛警告。底特律高速公路上的很多货车和一多半私家车是自动行驶的,为了避免在高速路上出现自动驾驶贸然停止导致车毁人亡的局面,几经改革政策,终于通过了高速路遇到标准尺寸和密度的物体不停车的法案,不幸的是,人类和仿生人都在这个标准之内。

终于,他们到达了高速路中段,还没等他们稍有喘息,就听见一个男人的惨叫声由远及近——

一个白色的人影拽着一团发出惨叫的模糊东西飞快地靠近。

“是RK900……”康纳先越过中段防护栏,伸手帮助汉克,内心有些慌乱——如果900直接追过来,他们逃跑的希望会变得很渺茫。

“前面的我知道,后面的是什么玩意?”汉克眯起眼睛看清了那是什么,或者说,那是谁时,一脸震惊,“里德!!卧槽他们在干什么?!”

“900,你他妈是要搞死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盖文里德朝着自己的仿生人搭档哭喊着,看起来就像一条破口袋被RK900可怜兮兮的在高速公路上拖来拖去,一辆飞速而过的工程车刚刚擦着里德的耳边隆隆而过,淹没了这个可怜男人发出的更惨烈的尖叫。在跨过第三列车道时,里德终于看到了汉克和康纳——

“我们走。”康纳攥住汉克的手,两个人再度进入了车流。

“安德森,你给我站住!!安德森!!!你他妈给我站住!!!”里德声嘶力竭的尖叫中还带着哭腔,“操,我们四个今天都他妈要死在这儿!!————汉克!汉克!!!!”

终于,RK900将吓得不能动弹的盖文丢在高速路中段的防护栏上自己冲过去飞身越过两个轿车的车顶,再靠着惯性从一辆货车车轮下铲过,以飞快的速度直逼正要穿过最后一列车道的康纳。

康纳尽全力将身边的汉克成功推倒在高速路的对面,而自己被RK900扯住了一条胳膊,再度拽入车流。

“康纳?!……老天,”汉克回头发现一直跟着自己的仿生人不见了,就看到扭打在一起的人影,“康纳!”

白色的RK900下手毫不留情,一手拖住对方的胳膊另一只手拧住对方的后脖颈就将手中看起来瘦得多的仿生人试图推向飞速行驶中的货车尽快报废。为了避免脑袋被瞬间削掉,康纳向前用腿蹬住货车车体,强大的惯性扯倒了两个仿生人。康纳起身躲过压过来的汽车,而RK900几乎没有反应延迟,迅速扑了上去从后面再次拧住了康纳的两只胳膊。

“该死——”汉克深吸了一口气,回身冲进了车流。

强大的扭矩和狭窄的车间距令康纳没有多少挣扎的空间,到最后,他只挣脱出一只手——他的预建系统已经模拟不出更多可行的方法了。

就在康纳只能回手徒劳推搡着对方的攻击时,眼前被一个人影堵住了,“汉克?”

“嘿!放开他!”汉克扶住康纳的肩膀上前对着RK900的脸就是一脚。

康纳从RK900手下成功滑脱,三人同时摔在地上,这次康纳没有任何犹豫,滚到汉克身边抓住对方继续滚到旁边躲开了重型货车,想要起身的RK900被货车迎头撞上,霎时蓝血四溅,就在盖文里德眼前被碾成了碎片。

汉克安德森则和他的仿生人搭档康纳一齐抵达了高速路对岸。

“汉克……你救了我……”康纳半跪在杂草地上这才回过神。

“……你伤的严重吗,康纳?”惊魂未定的汉克瘫坐地上。

“没有——没有关键零件损坏,副队长。”康纳扶起对方,嘴角掩饰不住淡淡地笑意。

“你的通讯系统现在还能用吗?”汉克擦了擦手上新增的擦伤,盯着挂在高速公路中段被溅了一脸蓝血的盖文里德。汉克看到康纳乖巧的点了点头,于是继续说,“给底特律警察局打电话——直接打给福勒,让他们来这儿捞人——我们走,康纳。”

最终,人类警探和仿生人搭档赶上了早晨的第一班地铁,只留下蜷缩在中段防护栏上的盖文里德和被高速车流不停碾过的一大滩蓝血。



图↑:A妞

(第二章完)


作者:旅馆追击那里的模式是可以在游戏里打出来的,你们有机会可以试试。




评论(34)
热度(119)

© 青菌 | Powered by LOFTER